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公开 >> 四市三区资讯 >> 鹤山资讯

鹤山古劳水乡大力治水 环境渐好鹭鸟归引来投资

来源:中国江门网      时间:2018.04.16
[ 字体: 大:26 24 中:22 20 小:18 16 ]

古劳水乡 大力治水

环境渐好 鹭鸟回归 

古劳镇引进的绿色养殖技术中用到的生态基,可以有效分解有机物,以此达到净化水质的效果。

古劳镇引进的绿色养殖技术中用到的生态基,可以有效分解有机物,以此达到净化水质的效果。

有“岭南威尼斯”之称的鹤山古劳水乡水网交错,村民泛舟出行,养鱼赏荷。

然而,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粗放型养殖带来水体污染,河流黑臭一度成为该镇“最头疼的问题”。借着河长制的东风,古劳水乡大力治水,环境渐好,一向对自然环境变化敏锐的鹭鸟早已察觉,飞回觅食。但对古劳水乡而言,河流治理的关键并不仅是消除黑臭,而是通过环境的改善,以水为基础,通过立体规划,推动旅游业发展。当然,这些还需要进一步在实践中探索。

  铁腕治污

环境改善鹭鸟多了起来

位于西江畔的古劳镇,面积68.12平方千米,水网发达,水乡外环河道行船需要走2个多小时。村民房屋大都盖在水塘上,一则可以防火,二则便于养鱼。“以前,每家每户都养鱼。”古劳镇委书记谢文清说,鱼成为古劳一大特色,养活了几代人。鱼塘藏富,也藏患,由于居民门前的水塘大多是死水,过量养殖及生活污水的流入,导致黑臭现象严重,虽有人用水泵往外抽水换水,但改善不大。“水质不行了,鱼也不好养了。”谢文清说。

河长制的实施,提供给古劳水乡一次寻回青山绿水的机会。“水的整治是古劳最头疼的问题,这几年投入的治水成本有2500多万元。”谢文清说。古劳镇通过清淤疏浚、安装污水处理设施、建设排污管道等多管齐下的方式推进治水工作,并对小散乱污企业进行关闭,将水乡周边的桉树改种成生态林。

此外,古劳镇在2017年前将禁养区932户养殖场全部关停,限养区374户养殖场中关停307户,环保整改完成19户。同时,去年古劳镇进行河道卫生清理,打捞清运水浮莲约14652平方米,全镇范围内河道水库已看不到面积超过10平方米的水浮莲。

环境的改善是明显的,如今古劳镇的鹭鸟渐渐多了起来,从各地赶来旅游的人也多了起来。去年,古劳水乡接待的游客数为300万人次。但是,新问题也随之出现,禁养后几乎每家每户都养鱼的古劳村民怎么办?

绿色养殖

让农民增收助力治河

养殖业如何转型升级?古劳镇将目光投向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最早发源地浙江安吉,并专门到此学习绿色养殖技术。

古劳水乡引进的绿色养殖技术可以将鱼塘的出水水质净化至Ⅲ类标准,这一水平高于普通污水处理厂处理后的水质,满足对水质要求更高的虾等生物的养殖。“将生态基放进水里,微生物依附在生态基上可以分解有机物,以此达到净化水质的效果。”古劳镇党委委员邓仲宇说,这一技术的好处是,可以用在鱼塘等不流通的水体中。

“这一技术净化水质的效果已经得到了验证。”古劳镇党委副书记吕国新指着一处鱼塘说,古劳镇在麦水村做了一处试点,五六亩的鱼塘在放置了生态基两周后,空气中已闻不到臭味。但古劳镇继续等待验证的是,使用该技术净化水质后,通过增加养鱼数量,能否为每亩鱼塘多贡献5000元左右的收入。

“如果村民能从中看到收益,他们参与绿色养殖的积极性会高很多,这比政府单方面去推行治河工作更有效,河长制也能推行得更长久。”邓仲宇说,如果验证成功,会将该技术共享给村民。

立体规划

水乡旅游引来投资

发展绿色养殖只是古劳水乡想要完成的任务之一。鹤山市对古劳水乡的发展有更为全面的规划。去年,古劳镇人大出台的《古劳水乡保护性开发建设暂行规定》,对村庄建设、古民居、古树、古石桥的管理等诸多方面作出规定。为了这一规划,古劳镇人大多次组织会议探讨研究,并前往云南腾冲、安徽周庄等地调研学习。鹤山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升平河鹤山县级河长温伟强介绍:“古劳的发展是一个立体的设计,水是其中之一,也是最基础的部分。”

立体的规划让古劳将河长制、乡村振兴等工作统一谋划,互为配套,共同推进。“我们把整个生态环境做好,就可以引进好的社会项目进来。”谢文清说,鹤山市整体规划沙坪河、大雁山、古劳水乡等旅游资源,形成旅游带做大做强。对古劳来说,除了政府投资打造一些旅游景点外,也要让老百姓参与进来。比如,古劳镇正在将一些外出乡民留下的老房子托管起来,鼓励村民或者外来投资者开发成民宿。

邓仲宇拿出一块示意图,是在建的一个民宿示范项目,院内有水塘、花草、栈道,可钓鱼、坐船,房间内进行现代化的设计包装。“先做样板民宿,有经济效益后,村民也就愿意做了。”邓仲宇说,目前已有一些开发商着手在古劳水乡布局酒店、民宿等项目。据谢文清介绍,古劳环境变好,规划提升后,许多在外乡工作的村民也都陆续有了回来的想法,香港导演黄百鸣也回到家乡投资建设自己的电影文化馆。

“青山绿水和金山银山是一体的。”邓仲宇说。

(文/图 江门日报记者 徐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