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公开 >> 四市三区资讯 >> 新会资讯

奋斗让她们的人生更精彩

来源:江门新闻网      时间:2018.03.08
[ 字体: 大:26 24 中:22 20 小:18 16 ]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奋斗本身就是一种幸福”,习近平总书记铿锵有力的话,为新时代人们的奋斗标记了最好的注解。

今天是“三八”妇女节,让我们一起来分享几位女性的奋斗故事,听听她们的奋斗格言。她们是船长、点钞员、种养能手、园林工人……她们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美丽绽放——奋斗,让她们的人生更精彩。

38岁才学开船的肖高梅相信,女人也能干好男人的事情。

38岁才学开船的肖高梅相信,女人也能干好男人的事情。

她接受挑战 驾驶渡船江上乘风破浪

人物:肖高梅

年龄:44岁

职业:石板沙岛渡船船长

奋斗格言:“万事开头都难,女人也一样能干好男人的事情。”

狭小的驾驶舱内,44岁的肖高梅笔直站立着,冷静地面朝江面,一手轻轻摇动舵轮,渡船便像个听话的孩子在江上乘风破浪……

“很多人不相信我能开船。”肖高梅笑着说。38岁才转行学开船、几乎没有掺杂外地口音的白话、被北风吹得通红的脸庞,作为石板沙岛上唯一的渡船女船长,肖高梅让人眼前一亮。

石板沙四面环水,是睦洲镇在西江上的一个小岛,近年,随着美丽乡村建设和美丽乡村游的不断推进,石板沙越来越受外界关注,每天往来石板沙的游人不断,去年全年登岛游客达38万人次。

石板沙有沙头和冲口两个渡口。去年,肖高梅在沙头渡口工作,今年开始调到沙头渡口。沙头相对冲口渡口,渡船较大,有80多马力,既要渡人也要渡车。很多人并不知道,表面上平静的江河,时常水流湍急,加上江面北风强劲,站到驾驶舱里,肖高梅常感到如履薄冰。

肖高梅是四川人,20多岁时嫁到石板沙,此前一直从事种养业,直到现在,连汽车也不会开。尽管如此,为了生活,肖高梅还是决定学开船,“我之前和老公一起搞养殖,前些年开始交给儿子打理,老公外出打工,我不能闲着,想来想去,索性挑战一下自己,考驾照,学开船”。

讲话沉稳的肖高梅实际上素来胆大,说干就干,从不会游泳到站在三米高的跳水台跳下去,一口气考到水手证、船舶证、船长证和船舶驾驶证。“还是怕!第一次站在三米高的跳台上,我的心‘扑通扑通’狂跳,后来,心一横,就往下跳了。”肖高梅说,当上船长,要考取四个证,比考汽车驾照难多了。

船长要24小时值班,每四五个小时换一次班,深夜就算只有一个人坐船,她也要工作。站到驾驶舱里,肖高梅时刻提醒自己要打起十二分精神。“除了在江面上的驾驶难度较大外,船上的工作条件也非常艰苦。船是钢板做成的,驾驶舱四面通风,没有空调。夏天的时候,驾驶舱最高温度有40多摄氏度,人站在里面像‘焗桑拿’。冬天,驾驶舱的温度比室内低不少,刺骨的寒风往身体里钻,让你无处可躲。”肖高梅说,开船最大感受就是,吃不了苦的人,是没法开船的。

“万事开头都难,女人也一样能干好男人的事情。”在采访最后,肖高梅坚定地说。

陈番由(左一)虽然行动不便,却没有自怨自艾,坚强的她经过努力成业务骨干。

陈番由(左一)虽然行动不便,却没有自怨自艾,坚强的她经过努力成业务骨干。

她乐观坚强 在“铜臭”中练就点钞绝技

人物:陈番由

年龄:45岁

职业:新会公共汽车分公司点钞组组长

奋斗格言:“做这份工作,无非是‘熟能生巧’,没什么特别的。”

公共汽车,在街头算得上是一种非常常见的交通工具。事实上,在刷卡乘车日益普及的今天,依然有不少人携带零钱乘坐公共汽车,这些大则10元、5元,小则1元、5角的零钱,最终去向何处?对此,相信不少人都曾好奇。

在新会公共汽车分公司,有一个点钞组——每日早晨,前一天从公共汽车上收集下来的零钱被送至点钞组的工作室里,交由点钞组的工作人员清点、核算,点钞组由9人组成,每天经他们手清点的零钱达数万元之多,而这个9人小团队的带头人,则是45岁的组长陈番由,她已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近15年。

“我们每天的工作,就是要将这些零钱按面额分类、清点、核实。”陈番由介绍道。话说得虽是轻巧,但当零钱被堆成一座座小山似的出现在眼前时,大多数人都会感到无从下手,更何况,在普通人眼里,零钱兼具了“脏”和“难闻”两大特点。走进点钞组工作室,一阵“铜臭”袭来,陈番由却早已习以为常,只见她熟练地整理着零钱,手指翻飞,从一堆零钱中飞快地将一张张1元钞票捡起,皱巴巴的钞票被她用手指抚平,在手心捏成一叠,一秒之内,已有数张钞票在她手中变得平整,动作迅速且准确,让人赞叹。

“做这份工作,无非是‘熟能生巧’,没什么特别的。”对于自己在岗位上练就的“神技”,陈番由很是谦虚。灵活的手部动作,实在很难让人想到,她其实是一名残疾人,由于曾患小儿麻痹症,她无法久站,行走起来也不大方便,却能长期坐在桌前,埋头于“铜臭”中,练就了飞速点钞的技能。

行动不便,却成为业务骨干,还担任点钞组组长一职,命运的试炼没有让她自怨自艾,反而造就了她坚强、善良的性格,“她对同事十分关心,如果同事遇到急事需要请假,她总会主动帮同事‘顶班’,承担下同事休假期间的工作,她的敬业、乐于助人赢得了同事的认可。”对于这个点钞组的“带头人”,新会公共汽车分公司财务部主管陈杏妍如此评价。

现实生活中,陈番由拥有一个美满的三口家庭,20岁的儿子尚在读书。“儿子已经找到实习单位,刚刚迈出踏足社会的第一步。”说起自己的家庭,身为母亲的陈番由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牛雕岗到侨兴路约6000平方米范围的花草树木是67岁何姨的“服务对象”。

牛雕岗到侨兴路约6000平方米范围的花草树木是67岁何姨的“服务对象”。

她敬业爱岗 结缘绿色乐当“城市美容师”

人物:何环好

年龄:67岁

职业:新会区园林管理处园林工人

奋斗格言:“跟花草树木打了一辈子交道,对园林工作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一身醒目的橙色工作服、一把修长的园艺剪刀、一双白色的手套……每天上午,园林工人何环好准时带着“三宝”来到会城街道牛雕岗附近,开始她一天的工作,牛雕岗到侨兴路周围约6000平方米范围内的花草树木就是她每天的“服务对象”。

何环好每天上午7时多就准时出现在牛雕岗附近,她习惯从这里开启自己一天的工作,然后再逐步巡查服务范围内的每个角落。“每条绿化带,每棵绿化苗木都要仔细查看,这样巡查一圈,即使不需要进行任何修剪、整理,也需要1个半到2个小时。”何环好总结说,“当好一名园林工人,要做到手勤、脚勤和眼里有活,每天的工作至少要做到‘三个及时’:发现垃圾、杂草,要及时清理;发现虫害,要及时汇报并予以消灭;绿化苗木生长过快,要及时进行修剪”。

何环好今年已经67岁,1976年下乡回城后便进入新会区园林管理处工作,至今已40多年。“2001年,到了法定退休年龄后,我向单位提出申请继续坚守岗位,因为平时工作比较认真,得到单位支持。”何环好说,跟花草树木打了一辈子交道,对园林工作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从业40多年,几乎每天都在跟花草树木打交道,这让我觉得很开心,像现在,因为每天都能近距离接触绿化苗木,感觉身体要比普通人更健康”。

何环好平时对工作认真负责,几乎每年都拿优秀员工奖。“做了一辈子的园林工人,感觉除了开心,还觉得很自豪,因为我们是‘城市美容师’。”何环好说,园林工人的工作以体力活为主,比较辛苦,虽然现在机械化程度高了,工作会轻松一些,但修剪绿化苗木也是很费神费力的,“但我觉得我们的辛苦是有意义的,我们为这座城市增添了绿色,增添了各种美丽的花卉,这座城市变得越来越美,有我们一份功劳,这座城市空气变得清新,也有我们的努力,每次看到人们驻足观看我修剪的绿化苗木,我都觉得很自豪”。

黄金兰是大鳌镇有名的种养能手,不仅自己勤劳致富,还把种养技术传授给村民。

黄金兰是大鳌镇有名的种养能手,不仅自己勤劳致富,还把种养技术传授给村民。

她勤劳致富 亲力亲为壮大种养规模

人物:黄金兰

年龄:62岁

职业:大鳌镇种养能手

奋斗格言:“还是觉得土地是最亲切的,所以一直坚持耕种,现在,种养规模大了,也要请人了,但自己不到地里干干活,就浑身不自在。”

阳春三月,正是农户忙碌的时节。来到大鳌镇新地村,鱼塘成片,不少农户正在犁地,为春耕做准备。在水稻田旁有大片莲塘,一个身影正在摸索前进。这位正在挖藕的妇女就是黄金兰,是大鳌镇有名的种养能手。

当天,黄金兰挽起裤脚,手持特制水枪,伏下身子摸索着在莲塘中前进,淤泥溅到她的脸上、衣服上,但她一点也不在乎,当成功探索到一支完整的莲藕时,她的脸上满是欣喜的笑容。黄金兰说,现在的这些莲藕看上去细长,并不漂亮,但却是最好的藕种,卖给藕农可以到8块钱每公斤,如今整理的这些,是用于自家春种的。

黄金兰今年62岁了,她与丈夫有近30年的莲藕种植经验,他们还兼顾水稻种植和水产养殖,今年,种养业总面积已达180多亩。“我是东风村人,从小就跟土地、鱼塘打交道,这是我们生活的依靠,嫁作人妻后,丈夫也是大鳌镇人,我们还是觉得土地是最亲切的,所以一直坚持耕种,现在,种养规模大了,也要请人了,但自己不到地里干干活,就浑身不自在。”一边说,黄金兰一边干活,那支水枪在她的手中就像有方向感一样,总能找到深埋在淤泥里的莲藕,没一会,黄金兰身边就漂浮起一小片被挖出的莲藕了。

20多年前,黄金兰开始学习挖藕,那时是因为生计所迫,自己挖能节省工钱。“刚开始时,哪有什么工具,都是人手挖的,就算带着手套,指甲缝里还是全是泥,夏天晒得脱皮受不了,冬天冷得关节疼。”回忆起从前,黄金兰说道。近几年,水枪挖藕的方法开始流行,黄金兰也与时俱进学了起来,最高峰时,黄金兰一人一天能挖近400公斤的藕,是大鳌镇公认的挖藕能手。而在水产养殖方面,黄金兰也乘着发展东风,积极参与全镇的“一只虾”工程,到珠海等地学习先进的养殖技术,更毫不吝啬地把学到的技术教给其他养殖户,帮助大家富起来。

每一天,黄金兰都要驱车绕着鳌岛走一圈,她要照看自家的虾塘、鱼塘、莲塘和水稻田。“每天都挺忙的,但踏实呀,只要身体条件允许,我还会干下去,我觉得现在的生活很满足。”黄金兰笑着告诉记者。

统筹 冯瑶君

文/图 冯瑶君 林润开 钟珍玲 朱婧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