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公开 >> 专题报道 >> 爱心侨乡

用自己的力量为人民服务——走近退伍军人吴占求

来源:江门日报      时间:2017.09.26
[ 字体: 大:26 24 中:22 20 小:18 16 ]
转发至:
 

“好爸爸”吴占求和孩子们在一起。

“好爸爸”吴占求和孩子们在一起。

“好儿子”吴占求和老人们一起聊天互动。

“好儿子”吴占求和老人们一起聊天互动。

   编者按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初秋时节,又到老兵退伍时,座座军营里正上演着一幕幕感人的场景。摘下领章和帽徽,脱下心爱的绿军装,含泪向军旗作告别的敬礼……此时此刻,众多的老兵们又面临一次人生的选择。但从另一个角度讲,铁打的营盘造就“铁打”的兵。退伍军人经过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熏陶、经过部队这所大学校的艰苦磨练,具备了过硬的综合素质。军装在身,他们是百折不挠的人民子弟兵;脱下军装,他们依然是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排头兵。

  吴占求,法学本科毕业,主治医师职称,江门市福利院院长。1989年,他来到江门武警支队参军,穿上军装,他是军队的好战士,也是医术高超的卫生员;1994年,在脱下军装后,他成为一名戒毒医生,后来成为福利院老人和孩子们的“好儿子”“好爸爸”;但对他来说,他只是吴占求,一个一直用自己的力量为人民服务的吴占求。

  1

  要当兵的吴占求

  在上个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不久,在福建省的一个农村里,吴占求遇到了人生中第一个分岔路口——家里没办法供所有的孩子读书,意味着有人要提前辍学了。

  这时,吴占求想了想,在心里微微挣扎一番后,站了出来,对父母说:“我退学吧,我读书不如弟弟妹妹们好。”其实,吴占求那时的成绩并不算差,只是他觉得自己应该扛起家里的责任。

  辍学后的吴占求在家里帮助父母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在干活累的时候,他就会想到弟弟妹妹们在学海里遨游的样子,想到弟弟妹妹们将来学成归来满腹经纶的样子,干活的力气就又增添了几分。

  不久之后,人生的第二个分岔路口又来到了吴占求面前——看到参军宣传的吴占求被吸引了,脑子里都是一股要参军的念头,他有着为国家守边疆,为人民而战斗的情怀。

  可是,当时吴占求已经成为了家里的干活好手,父母并不愿意让他去当兵。

  “我要当兵!”吴占求内心已经坚定了这个信念。在他软磨硬泡下,家里终于还是同意了他的这个要求。而这,也开始了吴占求为人民服务的人生之旅。

  2

  卫生员吴占求

  1989年3月,吴占求来到了江门武警支队。

  “站好!腰挺直!”在部队里,严苛的训练让一些还不太适应的战友十分痛苦,也许是从农村出来的原因,吴占求比其他人更快地适应了高强度的部队训练,这让他有了一种特别的自信。

  也因为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吴占求在平时的训练外,还兼顾了部队里的养猪、打理菜地等杂活。除此之外,只要部队里的战友们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而吴占求恰好又可以做的,他从来都是二话不说,能帮就帮。

  “好战友吴占求”在他所在的部队里,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后来,在排长、班长的推荐下,他参加了卫生兵的培训。

  在当时,卫生兵的培训有着严格的学历要求——才初中毕业的吴占求与至少高中学历的要求有着不小的差距。这让吴占求十分感恩部队领导们的认可与支持,为了不辜负这种认可,他比其他人更加努力,更加用功。为了让自己熟练地掌握卫生兵的技能,吴占求将那厚厚的培训资料完全吃透,最后甚至可以流畅地背诵出来。也正是这种努力,得到了培训班同学的认可,吴占求成为了卫生兵培训班的班长。

  很快,吴占求用功、热心和好学的事情被领导知道,吴占求当上了部队卫生员。

  那个时期的部队卫生员,在做好部队里的卫生医疗工作外,还要为人民群众进行对外门诊的服务。

  因为吴占求在卫生兵培训班里学到了过硬的技术本领,尤其擅长五官科和理疗推拿,在群众中的认可度较高,在部分群众中还有着“医院都治不好的病,在吴医生这里治好了”的传说。当时《江门报》的记者还多次到吴占求所在的对外门诊对他进行专访,“卫生员吴占求”的名字也就传得越来越远了。

  得到认可的吴占求更是充满了干劲,在工作上更加用心和努力了,渐渐地,他获得了两个三等功,这对于一个武警支队的卫生员来说,特别不容易。

  后来经领导推荐,吴占求得到了直接保送到韶关大学医学系(现韶关医学院)就读的名额,将这个名额给了一名初中毕业生,即使在今天,也是十分鲜见的。

  1994年,吴占求从韶关大学医学系毕业,他也从部队光荣退伍。而之前卫生员的对外门诊服务,也停止了。

  “当时领导很想留我在部队,继续为部队服务。但我当时更想走出部队,接触更多的群众。”吴占求回忆说。

  恰巧,当时江门市戒毒所成立了。

  3

  戒毒医生吴占求

  1994年到1999年,吴占求一直在江门市戒毒所工作,在他手上成功戒除毒瘾的有1万多人。

  因为江门市戒毒所建立不久,所有的一切都是从零开始。从治疗方案到效果评估,从医疗队建立到评测,基本上都能看到吴占求不知疲倦的身影。

  上世纪90年代,江门正处在毒品肆虐的高峰期,吴占求和其组建的医疗团队的医生基本上都成为了一只只勤劳的蚂蚁。为了让一个个误入歧途的迷茫灵魂得到解救,吴占求和医生们深入研究,结合已有案例和自己的医疗知识,为一个又一个吸毒上瘾者制定适合的治疗方案,跟踪治疗效果,争取让“瘾君子”把“毒瘾”去掉。

  “不敢说有什么大爱,但爱还是有的。从在部队开始,我的工作一直都是跟爱有关,从卫生员到戒毒医生,再到现在的福利院工作,我都保持着一颗爱的心,用爱去对待他人,用爱作为行为的准则。”吴占求说道。

  4

  “好爸爸”和“好儿子”吴占求

  2008年,担任江门市福利院长的吴占求收到了孤女小芳(化名)送来的祝福卡片,小芳在卡片里称吴院长“如同我们的爸爸,甚至如同老师”,字里行间流露着感激之情。

  原来,小芳曾经差点被人拐骗,吴占求斗智斗勇将她解救出来,并在学习生活上照顾她,使她考上了江门市某中学。

  2007年底,年仅15岁的小芳在溜冰场认识了一名叫糖糖的社会青年,由于长期的孤儿身份使她特别渴望关怀,糖糖的甜言蜜语很快俘获了小芳的心。为了和糖糖在一起,小芳一连两天没有上学,也没有回福利院。得知小芳失踪后,吴占求立即报警,并通过小芳房里一张小纸条上的电话联系到了糖糖的一名同伙男子。经过吴占求的几经劝说,该男子答应带吴占求到糖糖住的出租屋去找小芳。

  但令吴占求着急的是,他们并没有在出租屋找到人。该男子称糖糖已经辞工并马上要带小芳回四川。心急如焚的吴占求发动所有人找遍了附近的歌舞厅和溜冰场,可是依然没有找到小芳。不死心的吴占求第四次来到糖糖居住的小木屋时,终于被他发现屋内隐隐约约有声响,他发现小芳在里面。吴占求随即带小芳离开,但遭到糖糖一伙的阻拦,拥有武术功底的吴占求立即脚踢墙板,迅速镇服了糖糖一伙,并马上报警。后来才知道,原来糖糖一伙已经买好了当晚的车票,准备带小芳回四川。如果不是吴占求先到一步,小芳就被他们带走了。

  一开始,吴占求的奋勇解救并没有得到小芳的理解,“刚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理睬院长。”小芳坦言,“因为我认为是他亲手毁了我的‘幸福’。”但随后吴占求的行为让小芳逐步认识到他的用意,“为了让我恢复心情,院长专门为我申请休学一个月,而且每天都来关心我,但从不骂我,只是慢慢跟我讲道理,让我慢慢想清楚”。慢慢调整了心态的小芳重新上学后更加刻苦学习,并于当年顺利考上江门市某中学。

  和小芳一样生活在江门市福利院的还有另外100多名孤残儿童,他们都亲切地称吴占求为“爸爸”,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吴占求虽然不是亲爸爸,但实际上远胜亲爸爸。吴占求每一天都会亲自到各个房间探望孤残儿童,不仅对他们嘘寒问暖,而且还要亲自接触每一个儿童,一旦发现他们的身体有什么问题就会及时呼叫医生。

  吴占求还是福利院里400名孤寡老人的“好儿子”。不少老人一见到记者就猛地称赞吴占求对待他们老人家的周全,“在福利院过得很开心,都不想回家了”。据了解,由于福利院的设备齐全和照顾周全,大多数老人家都很长寿。

  2017年9月,已经组建家庭的小芳来到了福利院找到了吴占求,在感谢之余,她还和丈夫分享了当年自己的糊涂事,直言如果没有吴院长,就没有自己现在的幸福生活。

  据介绍,自吴占求担任江门市福利院院长以来,福利院规模比原来增加了一倍,床位也增加了一倍,2015年,获得“广东省特级福利机构”的殊荣,2017年,成为医养结合全国试点单位,成效喜人,多家兄弟单位前来学习。

  “做这么多,不就是为了今天嘛,看到他们幸福,比得到什么荣誉都开心。”吴占求说道。

  结语

  退伍军人是党和国家的宝贵财富,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重要人才资源,是维护改革发展稳定大局的坚定力量。在民族危难、国家存亡关头,他们挺身而出,南征北战,为国家的独立、民族的解放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在和平建设和改革开放时期,他们发扬人民军队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在促进国家改革发展和维护社会稳定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他们的牺牲,高尚而不朽;他们的奉献,无私而光荣,党和政府不会忘记他们,人民不会忘记他们,历史不会忘记他们。

  文/江门日报记者 张华炽 图/江门市福利院提供